q宠大乐斗雷霆万钧

更多精彩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故事 > 鬼故事 >

消逝

時間:2017-10-10 來源:原創 作者:黑臉國王 閱讀:9
  

  婦人鬢微白,臉上褶皺鋪蓋。屋內昏暗的燈光,讓她進門時踢倒了地上的瓶子,她罵咧著扶起??簧?a href="http://www.uyxrm.club/zti/nanren/index.html" class="keywordlink">男人的呼嚕聲已響起,酒氣熏天,一旁的嘔吐物的惡心氣味也趕熱鬧霸占著整個屋子。
  
  她再顧不得,轉移陣地,與炕有一簾子之隔的,就是孩子們的睡房。小不點們堆疊睡在一起取暖,只有處于敏感青春期的姐姐蜷縮在一角,冬天寒氣從她衣服上的補丁中穿入侵蝕她瘦弱的小身板。姑娘總該是要長大了!婦人心里涌起一陣酸楚。她脫下身上的破棉衣,輕手輕腳地蓋在女兒身上,敏感的女兒從睡夢中睜開眼,眼睛掃視確定是母親后,才從恐慌轉化為疑惑,婦人只是微笑著,用手拍著她的背,像兒時那樣哄她睡覺。夜晚徹底安靜下來了,這個夜給了人們一個夢,多樣的夢。婦人摸索著想要出門,在昏暗的屋子里,她又一次踢倒了瓶子,聲響有點大,吵醒了男人,男人暴怒,順手脫下沾滿泥垢的鞋子,使盡力氣砸向她,鞋子偏離了方向,落在瓶子上,又是一陣呯嘭響,男人再也忍不住,起身,支撐著搖搖晃晃的身體揪住婦人一陣拳打腳踢,沒人聽見叫喊聲,婦人的沉默包容著這個有罪的婚姻。酒精催眠著男人,他再無力折磨婦人,直接就癱睡在地上。待呼嚕聲再響起時,婦人從容地穿好被扯破的衣裳,梳理好頭發。她的身子和頭發被男人用粗壯的麻繩緊緊綁著,男人威脅她,一動這個繩子就把孩子大卸八塊。
  
  走出屋子,今晚的月亮又圓又亮,灑在白茫茫的地上,帶著點夢幻的彩。夢幻?婦人被這個詞給震撼到了,許久沒接觸了呢。她忘記了皮膚的灼痛與寒冷,脫下鞋,在雪地上轉圓圈,一圈又一圈,沉醉其中,離小黑屋越來越遠,離人間越來越遠。
  
  第二天天明,孩子們起床欣喜地發現下雪了,個個沖出外面打起了雪仗,小不點的弟弟調皮地向姐姐丟雪球,姐姐又氣又惱,連忙閃躲,終于跑到一個安靜的地方。
  
  不遠處,有一個雪人……它的手曲張。女兒的熱淚融化了雪,露出一層又皺又黃的皮膚。姐姐的尖叫聲驚醒了男人,他匆匆忙忙跑出,光著腳踩在雪地,不時傳來罵罵咧咧的聲音。婦人的臉白地融進這片雪地,男人看到時不免嚇了一大跳,慌了神。反應過來后,立即抱起婦人往屋子跑去,把婦人丟在干草垛上,拉扯屋內所有能取暖的東西蓋住婦人。
  
  姐姐也趕忙從院外取回一大盆雪,用力地摩擦母親的身體,直至通紅。婦人開始有了一點生命的氣息,泛白的唇微微張著,一直在旁邊哭著的兩個兒子看到母親有了動靜,急急地撲到母親懷里,男人粗魯地丟開他們,“是不是想看她死,滾遠點。”小家伙被突如其來的暴力嚇得停止了哭泣,靜靜地在旁邊哽咽。
  
  待到午時,天氣稍微暖和些,男人不見蹤影,婦人已經醒過來了,躺在炕上一聲不吭,姐姐乖巧地做好飯,安撫好兩個弟弟,又簡單地盛了些飯菜走到母親身邊,輕輕地推了下母親,婦人沒動,眼睛直直地望著墻,眼神沒有一點波瀾。“娘,你吃點吧!不能餓壞了身體。”姐姐用近乎哀求的語氣試圖說服母親,婦人仍是愣愣的!。
  
  “你想怎么樣?就這樣拋下我們嗎?我們怎么辦,有沒有想過沒了你我們怎么活?嗚!”姐姐摔下飯碗大聲地哭起來,承受著太多這個年紀不該有的壓力,姐姐此刻再也藏不住委屈,整個人崩潰掉。婦人的眼角流出了淚,她伸手將女兒摟進懷里,“我的娃,為了你們,再苦我也要活下去!”姐姐猛搖頭回應著,不用再承受著隨時擔心失去母親的恐懼,心里的大石頭終于落地了。
  
  婦人端起飯碗,大口大口地將食物塞進嘴里,求生欲讓她有了力氣,眼淚和著飯菜一起吞進胃里,就像吞噬難以排泄的悲傷。
  
  夜晚,男人一身酒氣,搖搖晃晃地摸索著回家的路,路上被雪打倒的干樹枝散亂地分布,男人一個踉蹌,被樹絆倒,樹枝劃破了褲腿,疼痛感在寒冬中尤為深刻。酒已醒了大半,罵咧著用未傷到的右腿踢開樹枝,男人就強撐著走回家。一腳踹開門,破舊的木門發出吱呀的音響,婦人從睡夢中驚醒,她淡淡地起身去扶男人,發現男人受傷的左腿,并沒有說什么。
  
  男人脫下破掉的褲子丟在地下,婦人默不作聲將它撿起,然后找出針線就昏暗的燭光縫補。燭光下,婦人標致的五官襯得非常立體,碎發隨意地散在額頭,別有一般風韻。男人就這樣靜靜地看著她,直至婦人縫補完后把褲子送過來,他一個猛撲將婦人壓倒在床,粗暴地撕開婦人的衣裳。他貪婪地吮吸著這片風光,獸欲得到了最大限度的滿足。婦人一聲不吭,面無表情,眼睛緊緊盯著簾子,她多么恐懼她的孩子們看到這一錐心的場面?。∧腥酥沼諂1溝贗A訟呂?,倒頭就睡。婦人為男人穿好褲子,整理好自己的衣裳才陷入睡眠,她已經沒有力氣像十幾年前那樣驚恐地嚎叫一整夜了。
  
  天明,男人簡單整理好幾件衣裳,掲開鍋拿了幾個黑饃饃,準備帶著前幾天打的幾只野兔到集市上換點錢買點糧食。家離集市有點遠,步行來回至少要三天。男人前腳一走,孩子們像獲得解放一般,雀躍地在屋子跑來跑去,婦人臉上也浮出難得的笑容。女兒與她一起在淘著磣雜許多小石粒的大米,作為一個南方的姑娘,她到現在也沒學會搟面,男人氣憤得打了一次又一次,最后只能是無奈地去市場上買人家篩掉的雜米。女兒蹲在一旁,不多說話。婦人停下手中的工作,看著女兒的駝背,心生自責。
  
  自打她發育那天起,穿著母親用碎布拼湊成的內衣并不能完全掩飾,她只好用駝背的方式來掩飾像發面饅頭一樣暴漲的胸。多么慚愧,她這么大的時候,她的母親細心地為她買好了文胸,哪像現在這么落魄呢!
  
  “嘿,有人嗎?”一個男音打斷了婦人的思緒,她慌張起來,下意識地把女兒擋在身后,平時這荒山野嶺的哪有人光顧。讓孩子們躲在平時睡的小炕上,婦人才試探性地開了門,門前站著一個年輕的小伙子,還牽著一匹馬,對!馬,婦人的眼睛亮了,看小伙子的裝扮應該是一個來探險迷路的人。
  
  婦人客氣地請他進屋,并在鍋里找些剩菜剩飯來招待他,小伙子狼吞虎咽,吃得好滿足,嘴里塞滿食物還不忘說謝謝。飯吃得差不多的時候,婦人攜三個兒女在桌子旁跪下,“好心人救救我們吧!我十幾年前從南方被拐賣到這,那個畜生殘暴不已,求你給我們一條活路吧!”說完挽起袖子露出一塊塊瘀青,還露出孩子們的傷疤。
  
  女兒的頭始終低著,許是在這衣冠整齊的秀氣的陌生男子面前有些羞澀,更多的是對自己的身世的難堪吧。小伙子聽完后氣憤不已,答應下要幫助她們并和婦人商量著逃離計劃,一匹馬五個人,要趕在男人回來之前逃走,就只能是再加一輛車,婦人激動得去尋那輛裝柴火用的推車,并吩咐女兒用剩余的糧食做點干糧路上吃,心中燃起了逃生的希望,婦人的腳步變得輕快。女兒聽話地生火做飯,淘米時手泡在冰水中凍得通紅,小伙子見狀,趕緊過來搶著干,女兒推開他,淡淡地說了句“我們都習慣了。”
  
  小伙子心生憐惜,他也有一個妹妹,在家里嬌生慣養的,連家務都沒做過,更不用說如此惡劣環境下了。小伙子搶著去生火,被煙嗆得一個勁地咳嗽,女兒趕忙拉開他,看見他那狼狽樣,少有的笑容在臉上浮現,露出兩個淺淺的小酒窩,小伙子呆呆看著她也笑了起來,不自覺地說了句“你笑起來還真好看。”兩人不禁都紅了臉。門外婦人回來時剛好碰到這一幕,好生欣慰,她的女兒也能享受和別的女孩一樣的青春,多好!
  
  一切準備就緒,用繩子套好馬,按照婦人提供的路線,小伙子趕著馬,一刻不敢耽擱就上路了。婦人緊緊抱著兩個小兒子,此刻的心情又激動又糾結。到大山已經這么久,外面的世界已經千變萬化了吧!如何重新立足于這個社會又是一個問題。婦人輕輕嘆了一口氣,抱著走一步是一步的念頭輕輕入眠,因為晚上還得換她來趕馬車。
  
  女兒和小伙子坐在車前,小伙子給她講了許多新鮮的事,女兒聽得入迷,不久卻又陷進了悲傷,像她這樣的孩子,也享不了這個福。小伙子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一般,輕輕握住她的手,用眼神告訴她“以后我來?;つ?。”愛情的種子在兩個年輕人的心里悄悄發芽,一路上的風霜更讓她們增進了情誼。趕了兩天兩夜的路,馬兒越來越疲勞,糧食也越來越少,不得已只能停下稍作休息。
  
  小伙子提議道“我們應該可以趕到最近的火車站,坐上火車,他就追不上我們了!別擔心!”婦人的微蹙的眉毛終于放松一點,快要成功了!重生的喜悅感充滿整個身體,路途的疲憊一下子就消失了。只是小兒子身體抵抗力差,熬不住一路的風雨,一直發燒沒見好,讓人揪心。再堅持堅持兒子,很快我們就沒有身體和精神的折磨了。想到這,婦人把兒子抱得更緊了,想要用自己的體溫來溫暖這瘦弱冰冷的小身軀。
  
  趕了一天路,終于到了一個火車站?;鴣嫡救順庇導?,來來往往的人都盯著這一家穿著打著補丁棉襖的一家人看,女兒驚恐地躲在小伙子的身后。婦人顧不得那么多,她左手抱著小兒子右手牽著大兒子,生怕一眨眼就不見他們。“先到最近的診所救救我的小兒子好不好?”聽這母親的聲音快要哭出來了一樣,小兒子滾燙滾燙的身體,不時還流鼻血。“好,我去買票。”小伙子輕車熟馬買了火車票,帶著這一家人擠上火車,過了三個站就能找到中心醫院。婦人抱著小兒子一路小跑進醫院,小兒子的氣息越來越弱,她的心像被白蟻腐蝕了一塊一樣。
  
  急診室外,她靜靜地坐在椅子上,抱著大兒子,不停地抹眼淚。燈滅了,醫生走出來,婦人立刻從椅子上彈起來,跑到醫生跟前詢問,醫生無奈地搖搖頭。“太晚了,孩子已經沒氣了。”婦人腿一軟,癱坐在地,她那凹陷下去的大眼睛再也沒有眼淚流出,只是干瞪著。她該有多自責,如果沒有這場逃離,她的小兒子還能活蹦亂跳地在她身邊。大兒子和女兒都抱著她哭了起來,小伙子在身旁不斷勸解安慰?;毫稅胩?,簽了死亡通知書。婦人牽著大兒子走出醫院,看著車水馬龍的世界,感覺很無力。前方的路又該怎么走。
  
  在小伙子父母的勢力下,婦人很快就找到了家里人。出發當晚,她靜靜坐在梳妝臺前,散開用麻繩系緊的頭發,想要好好梳個妝去見久違謀面的家人。梳子碰到頭發的時候,頭發立即全部變白,像灰一樣四處飄散,她從鏡子里看到自己光禿禿的頭顱,嚇得摔在地上。隔壁的女兒聽到動靜,在門外著急的詢問,婦人才緩過神來,故作鎮定地起身跟女兒說要睡了。
  
  第二天出門時,婦人找了條灰色的毛巾裹住腦袋,坐上小伙子父母安排的車,顛簸了幾個小時,才到達一個破舊的村莊。迎面走來一個女人,盯著她打量了好久,雙眼蹦出淚來,“你怎么回來了?”原來此人是婦人的嫂子。女人拉她到亂葬崗前,一直破舊的木板刻著她的名字。
  
  “十五年前,你是村里最漂亮的姑娘,追你的人每天都踏破門檻??贍閆瓷狹四歉魴幕徹硤サ氖檣?,那夜你們計劃私奔,不料書生在樹下強奸了你并搶走你所有財物,還把你五花大綁赤著身子就在村口的井邊。出了這等丑事,你乘我們不注意投井。隔壁村的二壯對你不離不棄,聽一個道士說北方可以展示保住剛失去的人的靈魂,他向道士索要了封住靈魂的麻繩系在你身上,是為了不讓你靈魂出竅。從此他就帶你辭別這里。你從那件事之后就再也不肯接近男人,他只有用強暴的方式才得到你。”
  
  女人說完,在看向旁邊時,只剩一件衣物了。
   

分享到:
最新評論 查看所有評論
加載中......
發表評論
用戶名:(新注冊) 密碼: 匿名

欄目導航

推薦閱讀

熱門閱讀

q宠大乐斗雷霆万钧